随笔
服务平台
休养规定
建言献策
通讯联络
工资查询
体检查询
社会服务
随笔
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军休风采 >> 随笔

建党95周年征文:忘不了的连长——老连长叶先富同志祭(蒋秉镇)

发布时间:2016.07.11 新闻来源:镇江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第四休养所 浏览次数: 4352

 

    写在前面:退休了,年纪大了, 总在“怀旧”。 有些事总是挥之不去,有的事总是放心不下,就像一场梦,总想再去看看,总想尽点责任,总想有个了结。今年4月,我回了趟阔别40年的老连队,现仍驻守在安徽省安庆市宿松县九城畈农场(九城监狱)的武警安徽省总队安庆市支队一大队二中队。为43年前因病逝世,并埋葬在那里的老连长叶先富同志举行了一场凭吊仪式。由于种种原因,这么多年来,没有亲人来看望过他,没有人为他上过坟、扫过墓,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和他的故事……。现将我为老连长写的《祭文》登载如下,以此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9周年。

 

忘 不 了 的 连 长

——老连长叶先富同志祭

 

    叶连长,敬爱的叶先富连长。您躺在这里整整43年又4个月了。您当年的兵,连部文书蒋秉镇今天终于来到您的面前看您来了。首先向您再敬一个军礼,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,并表达沉痛的悼念和无尽的哀思!
    叶连长,因为您,九城畈农场一直是我这么多年来魂牵梦绕的地方;因为您,也使当时还是新兵的我感到了人生的无常和生命的脆弱;也正是因为您的突然不幸离去,也使我想了很多、懂得了很多、成长了许多!
    叶连长,您还记得吗?当时您是我们安徽省军区独立第二师步兵第四团最年轻的连长。您个头不高,但身材匀称,体格健壮,精气神十足;您出身贫寒,不仅能吃苦,而且从来不知苦和累;您文化不高,但精明干练,反应敏捷;您虽然贵为一连之长,但却非常谦虚,十分平易近人;您生活俭朴,没有看到您买过一件便衣,全都是部队发什么就穿什么;您爱憎分明,处事简单、倔犟要强,耿直大度;您野性十足,体力过剩,经常带领部队满田野撒欢奔跑,摸爬滚打;您的家乡在河南固始县农村,听您说小时候经常没有饭吃,没有衣穿,吃了很多苦,但你长得眉清目秀,英武挺拔。您斜挎手枪的样子,是那么的阳刚帅气,您那特有的略带嘶哑的口令,您在队列前的讲话,您那标准的示范动作和指挥手势,您憨憨的标志性的笑容,您在篮球场上的横冲直撞,您那低重心大步奔跑勇猛向前的牛劲,您与战士们玩在一起、乐在一起的调皮和天真,尤其是您那清澈单纯的目光和眼神,您是那么的阳光,那么的纯真,您浑身都洋溢着青春和活力。连长啊,连长!您真的是太年轻、太可爱了。所有这些都历历在目,让我至今挥之不去,难以忘怀!
    叶连长,您还记得吗?72年的冬天,您和指导员叶有春,几乎同时染上了当时九城畈农场冬季流行的、死亡率极高的出血热病。指导员因为在安庆营部开会,随即在安庆116医院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救治,并脱离了危险。而您是在农场场部医院救治的,虽然有救治的经验,但医疗条件还是不行。由于您自信身体强壮,一直不肯住院,住院后又一度不肯打针吃药,耽误并错过了最佳救治的机会。当时恰逢农场转型,由原来关押服刑人员的劳改农场,改为接收知识青年的生产建设兵团,我们连奉命调防到芜湖。记得连队开拔的前一天晚上,在连队主持工作的副指导员何传发,也是你老乡,带着我到医院看望你,向你汇报连队调防的准备工作情况,并向你告别。您当时已经病得很重,半躺在床上,身边仅有连队卫生员小储陪着,他正用棉签给您嘴唇上涂抹温开水。看到您极度虚弱、有气无力的样子;望着您那想动动不了、想说说不出的极度痛苦。那种强烈的求生欲望和已经浑浊模糊的眼神,那种已经病入膏肓的无助和绝望,那种即将被部队、被战友抛下的不舍、不甘、孤独和凄凉。在我还不到20岁的心灵里留下了刻骨铭心的、无法抹去的、极其深刻的记忆,也让我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那么痛苦的生死离别!
    叶连长,您还记得吗?当时您还叮嘱我,帮您保管好您的个人物品,一个小木箱,里面有两件单军装和一双解放鞋,这是您在部队的全部家当。您让我先带到芜湖,将来交给您的家人。就这样我们分手了,就这样我们告别了,眼里都噙满了泪水,让我不敢也不忍再回头多看你一眼。那天晚上回连队的路上,月亮很圆、很亮,天已经下霜了,我跟在副指导员身后,紧裹大衣,一路无语,心情非常沉重。我们都知道,今晚一别再也看不到您了。第二天清晨,连队整装出发了,而您,我们的连长却永远的留下了。在路过场部的路上,全连指战员望着医院的方向,都流泪了,都在默默地为您祈祷,并以特殊的方式向您挥泪告别,希望您能够战胜病魔,期望您早日康复归队。那种悲情、那种悲壮,不仅痛在全连指战员的心里,而且也使许多前来为部队送行的干部群众为之落泪。连队抵达芜湖没有几天,就得知您已经去世了。一个曾经年轻气盛,活蹦乱跳的好男儿;一个还不到30岁刚刚新婚不久的新郎官;一个共和国军队年轻的基层军事指挥员。我们的好连长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,并孤身一人留在了远离家乡、远离亲人、远离部队,地处偏僻、举目无亲的茫茫农场。由于路途遥远,交通不便,我们连仅安排副指导员何传发和司务长朱章丙,会同营部工作组来农场处理了您的后事,埋葬了您的遗体。
    叶连长,您还记得吗,您当年的副手、副连长陈樱牛,浙江上虞人,他对您很尊敬,您对他也很尊重。在您发病的前几天,他正好奉命去外地接兵,就在他第二天要出发的前一天下午,您专门去买了一捆甘蔗,并乐滋滋地亲自扛回来,你们坐在连部办公室边吃边聊,是那么的开心,也算是您为副连长饯行。副连长接完兵回到连队后,才得知您已经病故了,并葬在了九城畈农场,他当场嚎啕大哭,悲痛无比,无法自制。他没有忘记你们曾经是那么的投缘,他更没有忘记您请他吃的那一捆甘蔗。他当即提议并与其他连首长商量,一定要为您的坟头竖一块碑。他说,要让别人、要让后人、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里埋葬的是谁!他让我用白纸,按他给我的尺寸写好碑上的字,并亲自到繁昌找人买了一块大青石,做成碑,刻好字。又亲自带了一个班,乘大轮、转小轮,再搭拖拉机。由于那天正在下大雨,道路泥泞,他又找人借了一挂牛车,前面牛在拉,后面人在推,历经艰辛,把碑运到了你的墓地给您立上。连长啊,连长!正是陈副连长40多年前为您立的这块碑,我们才得以在40多年后顺利地找到了您。我要告诉您的是,当年的陈副连长,陈樱牛同志,您的好兄弟,您的好搭档,您的好战友,当得知我要来看您时,他当即表示,一定要再来看看您。今天,他又一次长途奔波,不辞劳苦来到了您的面前。连长啊,连长!我们都没有忘记您,我们一直都在想念着您!我的好连长,我还要告诉你的是,这两天,农场一直都在下大雨,昨天下了整整一天,今天下半夜还一直在下,老天爷又一次为您动容,再一次为您落泪啊!
    敬爱的叶连长,我还要报告您一个好消息,我们五连,您当年当连长的五连,83年改为武警部队后不久,又辗转重返九城畈农场了。您的部队,您的连队又回来了,又回到了您的身边,现在已归建武警安庆市支队一大队的二中队了。这次我也是通过他们才找到了您,并听我讲了您的故事。我已恳请他们经常来看看您老领导,每年都来给您老连长扫扫墓。今天的凭吊活动,武警安徽省总队的有关领导,安庆市支队的主要领导都非常重视,不仅作了精心周到的安排,而且指派王艳红副政委专程从安庆赶过来,主持今天的凭吊仪式。在这里驻防的大队领导,我们原来的五连,现在二中队的领导和士兵代表,都来看您来了。二中队的中队长申磊,也就是你43年后的后任连长,将代表全体官兵讲话,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,并寄托沉痛的悼念和哀思。您就放心吧,您从此不再孤单了!
    敬爱的叶连长,您安息吧!
    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(2016年4月21日上午于叶先富连长墓前)

 

本文共分 1
上一篇新闻:镇江市军休四所 蒋秉镇
下一篇新闻:人民心中的伟人(顾笑貌)
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.版权所有:镇江市军队离休退休干部第四休养所
电话:0511-85017801 地址:镇江市中山东路城隍庙街6号凤凰岭院内
备案号:苏ICP备14007364号